工业与车的小运

来源:http://www.lowcarbketoliving.com 作者:相约旅途 人气:107 发布时间:2019-10-11
摘要:工厂成排,烟筒林立。天上有呛烟,地上有化尘,地下有害水,生病就恶病,越来越年轻,一治就万千,甚至上西天,无钱上绞索,有钱费纸堆,环保顶重要,严禁毒排放。助动小摩的

工厂成排,烟筒林立。天上有呛烟,地上有化尘,地下有害水,生病就恶病,越来越年轻,一治就万千,甚至上西天,无钱上绞索,有钱费纸堆,环保顶重要,严禁毒排放。助动小摩的,西游里的妖,花果山未批,车大圣未问?吃点小汽油,放点小响屁,多少有的污,没事也有事,不管借钱买,不管多辛苦,不管打工远,撒下天罗网,兵将全出动,一次罚几百,二次全扣走,到那去诉苦?不给就犯法,卖给收购站,无本生意做,专业又独家,何乐而不为。轻便电动车,小肖又玲珑,实用又环保,经济又牢靠,乡村泥小道,地头边田间,到处是车辙。工厂的车蓬,街道的两旁,花绿见成行,公路似流水,各色男女骑,公路太拥挤,小事也不缺,占了机动道,挡了有钱车。老爷怒:此车禁进城,苦了小工厂,大厂有接送,苦了建筑地,上班必早起,省吃租房住,老爷不腰痛,打工天天苦。轿车最上等,有钱开轿车,里外都保险,指标都全面,处理是首选,不管乡下远,不管压成堆,先看有保险,保险保着车,老命是靠边。有了保险钱,取理就省力,老爷看着钱,取理有偏见,认钱不认钱,路到桥门直。此山是我开,此路是我管,留下马路钱,代代都相传给你小苦水,那里有包黑?。2016.4.23草原之舟

  他和她原来是认识的。
  一天,他骑着电动三轮车,缓慢地行驶在小镇的柏油公路上,小镇正在整修马葫芦,公路两旁的柏油不见了,显得坑坑洼洼的,给人一种不自然的感觉。
  小镇中心说大也不大,说小也不小,是大山深处的黄金地带。每天大小客车、出租车,都停靠在这里,人来人往,川流不息,显得更加喧嚣,热闹非凡。对于行驶的车辆来说,他因此显得更加小心。他是个残疾人,家里开了个超市,因此,在外人的眼里,他是个很有钱的人。
  当他按照交通法则,小心翼翼地从右边行驶着,就在这个节骨眼上,一辆微型粉红色轿车,停靠在马葫芦旁边的油漆公路上,万万没有想到,一位女司机突然从主座上上走了下来,由于车的惯例,他的车继续向前行驶,刹闸已经来不及了。他们的车相距只有半米远,她的举动,令他冷不胜防,人与车相撞。她稍微有点轻伤,腿脖蹭了点儿皮,手的背面鼓起了个小小的包儿。
  他对她说: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  “这不行,你看看你把我闯的?”她沉下脸儿,显得毫不相让,嗲声嗲气地说。
  “我领你到卫生所看看?”他哀求着。
  “不行,你必须赔偿我!”她显得更加斩钉截铁:“要不,你领我到医院去拍拍片子,看看我的伤势到底如何。”
  “你看,你这点儿轻伤,至于吗?”他很诚恳。
  围观的群众越聚越多,说什么的都有,有的干脆地对他说:“你给她两个钱不就行了呗。”
  他回头望了一下,他的车子钥匙不知去向了。
  他厉声地质问她:“你把我的车钥匙放在哪里了?”接着又说,“咱们都是当地人,低头不见抬头见的,你还曾经到我的店里买过东西呢!”他陪着笑说,“我领你到卫生所吧。”
  她坚持道:“不行,我要到医院拍片子。”
  他道:“你这点儿轻伤,买点儿药吃就好了。”
  他们一直僵持着,没有钥匙,他只能推着车子往卫生所走,她偏不让走,在他推,她不让间,他的车前面装东西的帖篓子不知道怎么掉了下来,但是他继续推着车子往前走,一边不让推,一边顶住了压力,他既生气又劳累,气喘吁吁地来到了卫生所。
  医生看了看她的“伤口”,说:“这点儿伤不碍事,吃点儿消炎药就行了。”
  他想给她开点儿药,她说:“我要打吊瓶。”
  “打吧。”他告诉医生,“花多少钱我都认了。”
  这起小小的事故不胫而走,他那懂得交通法规的朋友闻讯赶来。他向朋友说明了来龙去脉,朋友厉声地对她说:“你凭什么拔他的钥匙?”
  “你不是想到医院拍片子吗?我们送你去!”
  她“一瘸一拐”地跟着他们先来到了她的轿车跟前,同时,朋友也把他的三轮车按照原先的位子布置好,拿起了手机想报警,思索了一会儿,对他说:“这应该她赔偿你才对,还是你报警吧。”
  听到要报警时,她立即软了下来,腿也不瘸了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本文由10bet十博体育官网发布于相约旅途,转载请注明出处:工业与车的小运

关键词:

上一篇:宁愿忘记世界,还是那么想她

下一篇:没有了

最火资讯